翻阅李杰的忏悔录,记者注意到一句话:“直到被逮捕判刑入狱后,我才想到卢梭曾说过,在人们的心灵中从来就没有生来的邪恶,任何邪恶,人们都能说出它是怎样和从什么地方进入人心的。如此贪敛钱财刚开始连我自己也想不通。然而,现实是不容回避的,直到因受贿被判刑,我才彻悟邪恶是怎样进入自己内心深处的。”可见,放松心理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滑向腐败的深渊。

我对老朋友、老乡、下级的贿赂,表面上是推辞,实际上是半推半就。如某设计有限公司老总打电话要给我送钱时,我会“客气”地讲:你和我是老乡,不要这么客气,但最终还是收下了。对多数老板则是含沙射影,话里有话。如:某畜牧实业有限公司老板因我为其争取到项目补助基金表示感谢时,我就问:你怎么感谢我呀?老板们心知肚明。对少数老板更是直接索要,如:我将某绿化景观工程交给钱某的建设有限公司施工,工程结束时,我跟钱某一张口就要80万元。钱权交易中,我的“官位”价值似乎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体现,于是更加贪婪地攫取财富和利益。